Previous slide
Next slide

每個靈魂都有故事:療癒系通靈人見鬼日常,悸動生命的詭異見聞!

內容描述:
特價

NT$314

  • 作者:張其錚
  • 出版社:柿子文化
  • 出版日期:2024/03/07
  • ISBN:9786267408117
  • 叢書系列:mystery
  • 規格:平裝 / 288頁 / 14.7 x 21 x 1.44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描述

步步驚心,滿眼溫馨
神隱、接靈、毛魂、轉世……無形世界和你想的不一樣!

■上班進公司前,同事來打招呼同行,但怎麼他身上有股臭魚腥味?
■那隻流浪小貓,竟然和死去的「胖三毛」貓長得一模一樣?
■神像不是都立在廟殿裡,為什麼他一直喊著:神明不見了!
■剛剛騎車載他來的同學,已經死了一年?
■騙子說,那隻鐲子無論如何都處理不掉,好像「黏住」他們了……

他是具有通靈體質的大學老師、資深媒體人,
在與神明和亡靈的互動過程中,不僅親身見聞了另一世界的靈動,
更明白了這世間的人情與義理……

這些悲喜交織的真實靈異故事,
是一段段真實人生的轉折,是一場場超越生死的啟示!
直擊神鬼最前線的詭異、感人情節,並從故事中提煉出溫馨人情味與做為人的可貴性格……
.阿滿總是熱心餵食街頭貓狗,沒想到某日出門要搭車,卻被齜牙咧嘴的貓狗擋住,完全無法走出巷子……
.他真的矇了!大家說他一路是用當地的話呼喊救命掉入泳池的小孩,但是,他根本不會說西班牙話啊!
.老婆婆手握柺杖,走路速度極慢,溝通又困難,怎麼有辦法從台北一路走到高雄?
.阿嬤過世第七天,家中飛來一隻白蛾,但無論怎麼驅趕,牠始終就是停在客廳全家福照片中的二叔臉上……
.這個古堡旅館有一項特殊的服務,就是半夜有人會來幫忙調節冷氣,還會為你蓋被子!
.在將近攝氏四十度的高溫豔陽下,我從死人街街口標示牌的一張照片中,聽到了聲音尖銳,像在唱粵劇大戲的女聲……
.看顧古宅的老遊靈要亂塗鴉的屁孩拿雙手來換,而屁孩出車禍後受傷沒死,卻單單兩隻手掌很整齊地被不明外力切去……
.在屠宰場工作的阿財,每隔幾年都會看到一個相同的場景:一隻頭頂上有一撮巴掌大黑毛的豬被載進來,總是用右前蹄抓著臉,像捂住自己的臉似的,還會掉眼淚……

其實,神靈界希望陽間能夠有越來越多人看到「不同的世界」,
但除了知道其存在的事實,還需明白明冥兩界互動後的省思。
作者總結數十年來的經驗與訪談高人的結果,分享以下心得——
.為什麼有些靈魂會「巴」著特定物品不放?
.人與神靈的互動,竟有四個錯誤認知?!
.靈體也會有「氣味」?如果聞到這類氣味,又代表什麼意義呢?
.好事、壞事,一切都是老天爺最好的安排嗎?
.死去的親人真的會附在動物身上返家嗎?要如何判斷呢?
.人與動物的今世情緣,有可能延續至來世嗎?
.人與神鬼的觀點度量衡標準其實不一樣喔!
.怎麼知道某宮廟、神壇或教堂「跟我合不合」?
.怎樣才能真正獲得「神助力」?
.「現世報」世代已來臨,這是真的嗎?

感謝眾神明與冥界、靈界諸多協助,
藉由這本書來提點世間眾生,
即使身處亂世與末世的混雜環境裡,
人人都能找到該有定位和方向!

名人推薦&好評

  台灣大學名譽教授 李嗣涔博士

作者簡介

張其錚

輔仁大學大眾傳播系畢業,銘傳大學傳播管理研究所畢業。

身為資深電視節目製作者、新聞編輯,資歷接近三十年,也於大學兼任教職屆滿二十年;之前曾在航空旅遊業服務四年,獨自走遍全球,加上自幼以來獨特通靈本能,所以與一般人眼界所見、角度及感觸大不相同。

雖然歷經人間各種酸甜苦辣,與觀點不被眾人理解、或屢遭嘲諷誤解的痛楚,還有三度自鬼門關驚險返回的紀錄,卻打造出作者多彩繽紛的人生旅程,意外豐富了心靈世界,找到另類領悟。

個性融合水瓶座創意、魔羯座嚴謹、獅子座開朗與天秤座的正義,自嘲是個「多元神經病」瘋子。除電視節目製作、新聞編輯本業及教學專長外,也是戲劇編劇、配音員、企劃師、業餘漫畫家,觸角廣泛而多元。

離耳順之年漸近的現下,自覺應放慢腳步,透過業餘通靈人身分,專注讓更多陽間人們認識理解與神界、靈界、冥界之間關聯;不敢自詡是橋樑或代言人,只盼在多變亂世下,藉由眾多經歷個案引導,開拓讀友的不同視野,消除原有神秘恐怖的錯誤刻板印象,正面看待與應對,並祈求天下平靜無災、和樂安康。

目錄
序文︱秉承初心,散播正向能量

PART 1 人情
拾金
夜市裡的老爺爺
做大餅的長者
物靈
鞠躬盡瘁的後勤士官
老天爺的安排
亡靈氣味
動物有靈

PART 2 神靈
塗鴉屁孩
神明不見了!
日本別莊夜驚魂
神佛主考官
無法理解的互動
接靈使者
往生者返家
新加坡的「死人街」
瑞士洛桑的「神鬼救援」
東京灣畔「日本飄」
西班牙泳池驚魂
穿越時空之似曾相識
輪迴仍然是豬

落幕—自然過生活吧!

 

精采節錄

◎夜半裁縫聲
靈魂與物品之間的第三個關聯「習慣」,我想就本篇起始談到的美國空難意外來說明。
因為人與飛機是共同摔落的,就某種程度上來談,也就是綁在一塊兒的「集合體」概念;加上此人生前就是機師,習慣操控飛機,因此靈魂自然與那架飛機結合,未必是「眷戀」,有可能是職務所需,時間到了,就自動「上工」。
這讓我想起早年的初級中學制服上都要繡學號與姓名,而學校附近有名婦人從事家庭洋裁和繡學號, 照理說做生意應和氣生財,但這名婦人每天都是臭著臉在工作。因為婆婆嫌她「不事生產」(不是不會做事賺錢,重點在於沒生男孩,家中兩個娃兒全是女兒,被視為「賠錢貨」),而真正「不事生產」的是他丈夫,成天無所事事,在外頭花天酒地,還開「分公司」生了男娃兒,回家對著太太耀武揚威,婆婆則是歡天喜地,有意無意地「酸」媳婦趕快離婚,帶著兩個「小賠錢貨」滾回娘家去吧!
在這樣的家庭與婚姻生活中,怎麼會快樂呢?才剛唸中學的我,雖然不太懂別人的家務事,但看到婦人有時被婆婆痛罵、暗自垂淚,總會起惻隱之心,有時交送繡字的衣服沒整理好,被婦人念幾句,還不敢回嘴,只能頻頻道歉。
這名可憐的婦人最後還是病倒了,我們只能到其他村莊找店家繡學號。
婦人家隔壁的隔壁,正好是「學霸」同學家。某天,我去他家寫功課,順便拜託他教我數學,路過婦人家時,見大門深鎖,裡頭黑漆漆的,像是無人居住。我有些不解,問同學是怎麼回事,他本來不太想講,後來才忍不住,低聲告訴我:
「沒別的,就是鬧鬼啦!」
真假?剛才我還從那兒經過耶!於是,我暗暗打開同學家大門,從縫隙朝婦人家的方向望去,沒感應到什麼,只是迎來的風特別大,也很冷。
「就……就那個婦人被婆婆逼離婚逼到快『起肖』,然後沒離成,卻累到罹患癌症住院,婆婆跟丈夫沒怎麼照顧,她的兩個小女兒更沒人理,我媽還主動去幫忙餵飯、洗澡、哄睡,免費帶了幾天呢!這裡街坊的阿婆嬸嬸全在痛罵那家的人怎麼這麼壞,居然可以這樣不管媳婦跟小孩死活……
「後來,那兩個小孩終於被婦人娘家的親屬接走,她丈夫竟然直接把小老婆和小兒子帶回來住!住沒幾天,大老婆在醫院死了,他們草草辦了後事,全家就變成老媽媽、兒子、兒子的小老婆跟他們所生的兒子,繼續快樂生活。」同學大概描述了整個背景。
「太狠了吧!這男人……還有那個『阿婆』……」我有些忿忿不平,「你該不會要告訴我,婦人的鬼魂回來報仇,然後鬧到全家人『起肖』(發瘋)吧?」
同學抓抓頭。「不!也不是這樣。但……他們家客廳不是有縫紉機和電繡機嗎?婦人死後有段時間, 縫紉機跟一些機器在半夜會自動開啟耶!」
「蛤?」我一臉愕然。
「真的啦!不要懷疑!」同學看到我瞪大眼睛,趕緊解釋。他半夜起來唸書,都隔這麼遠,居然會聽到縫紉機「噠噠噠」在車縫衣服的聲音,就跟白天聽到聲音差不多;只是日間人車和街坊互動比較吵,感覺不明顯,而夜裡聽來格外清晰。
「然後啊!聽我媽講,那個『阿婆』很生氣,以為是誰在惡作劇,奇怪的是,婦人的丈夫只要起身打開客廳的電燈,就什麼聲音都沒了,什麼擺設也都沒動過,可是關燈後不久又開始,反反覆覆這樣下去, 搞到都『毛』了。後來呢……可能也是害怕啦,他們家就託人把機器打包裝進箱子,看誰要買就賣掉,有插電的就把插頭拔掉。可是喔……」同學湊近我的耳朵說:「我半夜起來唸書時,還是會聽到那種聲音, 而且越來越大聲!」
「連插頭拔掉、打包也……?」我滿臉驚訝又疑惑,同學噘起嘴巴對我猛點頭。
奇怪,夜裡裁縫聲音雖大,鄰居倒也沒人抗議,似乎只針對特定對象而來(我同學能聽到,大概只是「頻率」對上了)。同學問了自己的家人,大家都說夜裡安靜得很,還勸他唸書不要太累,不要胡思亂想,睡眠充足最重要。
後來,這家的新女主人也受不了「魔音穿腦」折磨,有時表面上逞強破口大罵,「老娘沒在怕啦!放馬過來!」只是後來隨著夜半裁縫聲持續不斷,機器無人操作卻能自動啟動運轉,一有人靠近或開燈就停止,讓她情緒逐漸崩潰,急著想趕緊帶孩子逃離。
離奇的是,所有擺設全都沒動,也沒有加工完成的痕跡。即使死去婦人的婆婆請人把所有器材,全搬運到她老農弟弟家的穀倉暫放,但半夜時間一到,家裡「那個」聲音依舊持續!儘管這個現象自始至終並未傷及任何人,仍讓這家人驚嚇不已,最後只好決定搬離,火速覓房租屋,順便請了道士快快招魂,等晦氣散去一段時間後,再看狀況搬回。
事情一傳開,他們家周邊可沒人敢靠近。那家的門前剛好有一支客運站牌,知情者若要搭車,寧可走遠路到上一站或下一站;不知情者到站牌等車,可能還覺得這地方有樹、有風「超涼快」,烈日炎炎等車,根本不會汗流浹背,可舒服了。
我和同學聊開,把數學不會的事全拋在腦後。
此時,有個做殯葬生意的大叔來敲門,要借搭棚子用的折疊梯。
在同學到工具間去找時,這大叔看了我一眼,主動告知他自己會通靈,剛才聽到我們在談那位婦人的事,便在門外先抽根菸再進來,「順便」跟我聊聊,畢竟他在這兒混了五十多年,有什麼鳥事閒事沒聽過?而且會通靈,看到或知道的還更多。
我沒答腔,大叔則是感嘆,那個婦人心地善良,只是嫁到這戶人家算她倒楣,每天又煮又洗又帶孩子又要洋裁,婆婆和老公對她這麼惡劣,老公又在外跟其他女人生孩子,家裡的女人脾氣再好,忍耐久了還是會爆發。
「那晚上裁縫的聲音,是她回來示威報仇嗎?」我問。
「不是啦!」大叔笑了出來。「我們街坊鄰居都知道,她生前就是個很單純儉樸的人,時間一到,習慣上就是要工作。你會疑惑『不都是白天工作嗎?』,但有些亡靈的作息不同於在世時,『她』會自訂時間,覺得還沒做完的,就是要把它完成,所以在什麼時間做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習慣或使命感。」
「有這種事?」我和剛返回客廳的同學異口同聲地回應。
我想,那位婦人晚上才「動工」,或許是想著陽氣漸散,比較不會打擾人,算是貼心舉動,卻吵到了另一批人,還意外被我誤以為是「復仇」。

◎西班牙泳池驚魂
一九九二年,當時「有點年紀」的我,早已經在職場工作,也同時唸大學,自嘲「半工半讀」當「工讀生」。
在暑期到開學之前,我特別給自己安排長假,也不知為何想飛到西班牙去,依稀記得好像是巴塞隆納奧運之後,機票和食宿皆有優惠,我不是蹭著熱潮去玩,只是單純希望放鬆緊繃過久的神經。好笑的是,人都下了飛機,自己還想不透為何會選這裡。
不久之後,我已經「非常有效率」地抵達下榻飯店,躺在中庭游泳池畔的玻璃休憩屋內,喝著調酒飲料,懶洋洋看著人煙稀少的池子。
偶爾有幾個身材曼妙的比基尼女郎從眼前走過,十分養眼,那氣氛讓我自以為是「○○七情報員」的詹姆士.龐德,啜飲名酒或是香檳,外加美女環繞,堪稱人生一大享受。
隔著玻璃,在我視線不遠處的大池畔,有個大約兩歲多的男童,脫離母親懷抱,自顧自地晃到池邊, 越走越遠。本來我沒有太過注意,但當發現這個娃兒距離忙著聊天的母親有十多公尺遠時,我開始為他擔心,但顯然這個做母親的並不在意,頂多回頭看了看,然後就跟旁邊的太太繼續嚼舌根。
等到男童逛到另一個給較大兒童戲水的小池子旁,我不禁掛心起來。突然間,這男童蹲下來,伸出手似乎想玩水,但就在這一瞬間,男童失去重心,「噗通」掉進池子!
我馬上跳了起來,因為在方圓十多公尺內,根本沒有大人在場,也發現自己猛拍玻璃是沒用的,因為這玻璃屋完全隔音,必須趕緊衝出屋子,向游泳池跑去;但從玻璃休憩屋到游泳池,還必須穿過一道長廊,才能進入游泳池區。
救人要緊,於是我邊跑邊用英語大喊:「快來人啊!有小寶寶掉進游泳池!有小寶寶掉進游泳池!就在那個兒童戲水池那兒!快救他!快!」
我高喊了兩、三次之後,飯店保全和救生員立即衝出去,然後大隊人馬按照我指引的方向,往游泳池跑去,很快就把男童救上來,為他急救;而男童的母親也聞訊趕來,雙手掩面,狂聲呼吼,不敢相信剛才好端端的小寶貝竟然就快溺死了!
經過大家七手八腳地急救,男童終於吐了幾口水,甦醒過來,大家紛紛用西班牙語對我說話,並拍拍我的肩膀,像是在對我誇讚,但我完全聽不懂每個人說的是什麼意思,於是用英語回應說:「我聽不懂西班牙語,你講英語的話,我還勉強聽得懂啦。」
此話一出,大家的表情有些錯愕。這家飯店負責休憩區的經理走到我身邊,手搭在我肩膀,表情慎重地用英語問我:「您真的不會說西班牙語嗎?」
我覺得奇怪,為何這位經理要問我如此「蠢到家」的問題,於是一頭霧水地用英語回答:「對!我不會說西班牙語,更聽不懂。」
經理把我的話翻譯成西班牙語後,大家表情更怪了,這令我感覺不太對勁。
後來,那位經理轉過頭來告訴我:「您說您不會說西班牙語?可是您剛才在大聲呼叫的時候,從頭到尾說的,可是道道地地、標標準準的西班牙語呢!」
什麼?我還真嚇一大跳,連忙請聽到我呼叫的人,把我剛才「胡說八道的西班牙語」複誦一遍;可是任憑他們如何敘述,我依然聽不懂,不曉得哪來特異功能,居然讓我在最短時間內,說出一口流利西班牙語?連我都覺得超離譜。
這是我遇過相當奇特且最無法解釋的一次靈異經驗!

◎兩萬元的循環
又過了好幾個週末,捱過期末考,還有校外實習的寒假後,我突然想起老爺爺。
於是,我找個週日的傍晚,前往攤子探望,納悶地發現攤子空了一段時日,帆布上都積著厚厚一層灰。問了隔壁幾攤的歐巴桑,只知道老爺爺生病,這陣子沒看到他來,也沒有聯絡方式。唯一聽到的好消息,是地方上有個眷村出身的議員看不下去,從中斡旋,讓人出面賠償老爺爺那些被污損的貨品。
另外有個阿伯說,老爺爺以前在社區裡免費教書法,可以去問問看。我輾轉問了四個地方,最後終於問到以下這行字——

兩週前寒流過境,老爺爺因心臟病發作過世,享壽八十。

其實,我心裡早就有數,沒有太過驚訝,只是遺憾沒能見上最後一面,也氣憤社會中有這種欺負弱勢的人渣,我猜可能因此害老爺爺受到驚嚇且憂慮不已,最後在寒冬中病倒。
老爺爺的告別式,好像是當地社區幫忙辦的,在殯儀館的小小場地裡,冷冷清清,沒什麼人去,我也只是去磕頭鞠躬,儀式很快就結束了,但我卻驚見遺像上的老爺爺,嘴巴似乎微微顫動,他是有什麼話要跟我說嗎?
表情有些急,是攤子上貨品沒收完嗎?不,我去的時候已經空空如也,還是貨被搬到哪兒,要我幫忙?不知道,我沒有任何訊息感應。
唯一知道及確定的是,那兩萬元再也拿不回來。老爺爺是在講這件事嗎?我不確定。在回程公車上, 我凝視車窗上被雨打得扭曲模糊的街景,有著難言的鬱悶與悲哀。
當天被我抓去一起磕頭的同學,在車上沒好氣地酸我說:「看吧,不要多管閒事,現在兩萬元怎麼辦?只能去找鬼討回來吧!」此話一出,我馬上在他的肩膀上重重捶了一拳,怒吼一聲,叫他嘴巴放乾淨點,嚇得他不敢再說。
另一方面,我厚著臉皮,鼓起勇氣到「導仔」的住處說清楚,我沒被騙,不是詐欺,而是人死了, 我也沒辦法證明自己把錢給了老爺爺,但會想辦法把錢還給老師。為何會說「厚著臉皮」,因為……當時我的中級會計學已經被「當鋪老闆」老師死當,他看到我來了,又燃起一肚子火,指著我向導仔抱怨說: 「你看看,這個學生很聰明、古靈精怪,腦袋反應很好,居然被當掉要重修!說出去丟不丟臉?」
其實,本人在校有項古怪紀錄,就是上學期某科被當掉,下學期居然矇到全班第一名;在新學年的上學期,必須繳交被當科目的重修費,於是我到總務處先領「全班第一名獎學金兩千元」,再到對門的教務處繳交「重修費兩千元」,引發學校職員一陣大笑,直呼荒謬,還因此轟動全校。
「當鋪老闆」老師氣呼呼地回房之後,「導仔」望著我,再次強調他並不在意給我這兩萬元。他解釋說,以前他自立自強唸大學、研究所,在外租屋於暗巷陋室,下雨天漏水,大晴天西曬,日子過得拮据辛苦,幸運地遇到非常棒的獨居外省老先生,在樓下開麵攤,非親非故,但每天都會叫住他,命令他吃碗麵、加點滷菜之後再外出或去上課,而且不肯收錢,只要他好好唸書,以後有能力順便幫助別人,這樣就行了。後來,他才知道老先生在戰亂中失去妻子與兩個兒子,心有遺憾,看到這麼苦的年輕學子,只要夠上進,都願意幫忙,而且不求任何回報。
「其錚,這樣你應該就會知道我為什麼願意拿出兩萬元,幫助你口中說的那位老爺爺。還有,也不要怪你的會計老師,為什麼對你考砸了要重修如此生氣,其實他跟我一樣都是苦過來,都是有原因的。恨鐵不成鋼的道理,懂吧?」他緩緩地說出口。
當時的我聽了當然深受感動又慚愧,不過我這種人就是「好了瘡疤忘記疼」,用功唸書個幾天,劣根性一旦開始蠢動,馬上回復過去的死樣子,根本無可救藥。「當鋪老闆」老師原本看好我在日後能成為優秀的會計師,結果我「變節」跑去唸傳播,這個人生還真是「超級變變變」。
不久後,學校公布年度校內「青年節優秀青年獎」,我這款痞子竟然名列其中!但我沒有特別開心, 因為之後必然會被人用放大鏡……喔,不,是顯微鏡檢視!不能去舞廳,不能打彈子(撞球),更不可以到「不正當的冰果店場所」打「小蜜蜂」、「小精靈」(電動玩具)。
要是被人看到,免不了被狠批這算是哪門子「優秀青年」啊?所以這種獎誰要?不希罕。
然而,校內青年節慶祝大會當天,當我被唱名到台上領獎時,立刻收回「不希罕」三個字。原本司儀唸出我的得獎理由是「熱心公益、負責進取」時,只覺得有點莫名其妙又好笑;再聽到「致贈獎狀一紙、獎牌一面」,也沒什麼感覺;但最後聽到「獎學金兩萬元整」時,我兩眼突然發直,瞬間亮起來!對,沒錯,不多不少,剛好就是兩萬元。
據說以往都是一萬元,這次校方好像是為了激勵學生端正品德,加碼重金獎賞。
只是我到底因為幫助老爺爺而得獎,還是另有原因,我無從判斷;但我也懶得問學校,就自己主觀認定應該是老爺爺這件事。是否也可以說,這是老爺爺主動想要還我兩萬元,冥冥中幫我「推波助瀾」一把?否則以我這款「外乖內奸」的無賴操守品德,還真是想都甭想。
同學們揶揄我說:「擺開架勢準備幹架的人,竟然也能當選優秀青年,這像話嗎?」倒是導仔得知消息後,高興地告訴我,兩萬元留著自己用,不要還給他,好好用功比較重要。
後來,我把這兩萬元拿來繳學費。說也奇怪,此後的我,成績始終名列前三,跟過去「要死不死、逼近懸崖」的爛成績完全不可同日而語;我想,除了導仔祝福,老爺爺在天應該也有庇佑才對,因而內心充滿感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