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大師康德愛喝咖啡成癮,但為何卻說”幸好死後的世界沒有咖啡需要他去等待”

文/《關於咖啡的一切‧800年風尚與藝文》
圖/康德畫像 by Johann Gottlieb Becker (1720-1782)

偉大的形而上學家伊曼努爾‧康德在晚年時,變得極為喜愛咖啡;而托馬斯‧德‧昆西敘述了一件顯示康德對晚餐後咖啡極度急切的小事:


在他(康德)餘生最後一年開始時,他開始習慣於晚餐後立刻飲用 1 杯咖啡──特別是那些我(昆西)恰好和他作伴的日子。

他這小小樂趣的重要性是如此之大,以至於他甚至會提前為此事寫好一份備忘錄──寫在我曾送給他的空白筆記本上,記錄隔天我將與他一同進餐,而且必然「要準備咖啡」。

有時候因為談話的緣故,咖啡會被遺忘,不過不會太久。他會記得,而且伴隨著老年人的嘮叨抱怨,還有他衰弱的健康狀況,都需要咖啡「立刻當場」送上來。

無論如何,準備工作總是已經預先做好;咖啡被研磨好,同時水被煮沸;而在命令下達的那一刻,僕役像箭一般射出地將咖啡投入水中。因此,剩下的就是給它時間滾沸。

但這微不足道的延遲對康德來說似乎難以忍受。

如果你說:「親愛的教授,稍待一會兒咖啡將會送來。」

他會說:「將會!!!只有障礙才將會出現。」

然後他會以斯多葛學派的神態讓自己冷靜下來,並說:「好吧,人終有一死;那不過就是死亡;而在另一個世界--感謝老天--沒有咖啡可喝,因此也不用為它等待。」

在終於聽到僕役踏上樓梯的腳步聲時,他會轉向我們,開心地叫著:「陸地,陸地!我親愛的朋友們,我看見陸地了!」

書籍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