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塔羅占卜,你怎能不認識紙牌設計者愛德華.偉特

文 / 塔羅攻略

偉特塔羅牌的設計者,全名亞瑟.愛德華.偉特(Arthur Edward Waite,1857-1942),中文通稱為偉特。

1911年時的偉特(圖片資料:維基百科)

偉特於1857年出生於紐約,他的父親是美國人,在商船隊上任職,而他的母親是英國倫敦的富商之女,雖然如此,偉特並非成長在富裕中,父母的婚姻受到家族的反對,並且很小的時候父親就在海難中過世了,母親當時懷了妹妹,之後回到倫敦生下新生兒,獨力撫養兩個小孩。

偉特的母親選擇了羅馬天主教的信仰,這對他的思想影響很大,雖然他之後背離了這個信仰,但是他從不曾反對這個宗教,甚至尋求特殊的融合之道。偉特的妹妹在他17歲的時候過世了,這再度給予他們家很大的打擊,偉特當時也對宗教失去了信心。但他對於完美儀式和靈修的追求,已然在這段早年時期奠下了基礎。

偉特的母親盡力撫養小孩並供應他們接受教育,偉特先是在倫敦北部的小型私立學校接受教育,然後13歲開始,在天主教學校聖查爾斯學院就學。成年後偉特沒有足夠的學費繼續上學,便開始透過閱讀來自學,後來定期在大英博物館圖書館讀書,成了他的重要習慣和精神養分來源。

離開學校後偉特擔任職員上班,除了學習,並在業餘時間寫詩和小說。偉特是天生的作家,他的興趣和寫作的範圍一樣非常廣,寫過小說、詩歌、評論,也編輯過雜誌《未知世界》。打從20歲就開始出書,一直不斷有新作品出版,也和許多出版商往來熟識。後來他逐漸將主力鎖定在神祕學和靈修領域的相關著作。

偉特自21歲起開始研究許多神祕主義的分支,也涉足靈性主義和神智學。他在大英博物館圖書館裡發掘了李維的著作,這位神祕學家成了他神祕學之路的啟蒙。

偉特逐漸意識到他的人生方向,發現自己的天賦上更適合從事神祕學研究作者,而不是文藝作家,於是愈來愈專注於神祕學的道路,甚至開始規劃未來的學習進程。他鎖定在神祕哲學的奧祕領域以及心靈主義的密契,從事這兩大領域的考察研究和普及。

他也對於組織很感興趣,陸續寫了一些與共濟會相關的研究著作。

1921年1月13日,偉特在倫敦拍攝的照片。
(圖片資料:維基百科)

偉特大約在二十七歲的時候結婚,而後生下一個女兒。他在大英博物館學習時結識了馬瑟斯(MacGregor Mathers)——「黃金黎明」的領導人物之一。透過馬瑟斯的引介,偉特夫妻倆人在1891年一起加入「黃金黎明」。偉特的妻子沒有很熱衷於此,偉特本身也意興闌珊,因為他覺得和馬瑟斯的理念格格不入,這團體沒有讓他感到賓至如歸,他繼續堅持到1893 年才退出。後來在1896年重新加入,這次他進階到團體內部,也逐漸打入高層。這段期間,他繼續神祕學研究與著作,翻譯煉金術手稿和編輯神祕學期刊。

在偉特加入之時,黃金黎明已發展至成熟期,也逐漸擴張和籌建分支,然而也就在這時候逐漸發生裂變。馬瑟斯前往巴黎開設分部,而魏斯特寇特正式擔任倫敦的團體負責人,內部此時開始產生與馬瑟斯的不合,魏斯特寇特本身被揭發從事魔法而在1897年退出管理階層,之後由佛羅倫絲.法爾(Florence Farr)接任領導者。這時候馬瑟斯仍想私下操控權力,在雙方產生紛爭的情況下,使得對立和分裂更加嚴重,倫敦的團體極速走了下坡。

除了與馬瑟斯不合,另有一位備受爭議的人士出現,那就是克勞利的加入,倫敦的成員一向對他很有意見,當馬瑟斯在巴黎私下讓克勞利進入較高層級時,這兩個人的事件綜合起來,終於引爆了分裂。倫敦的教團驅逐了克勞利和馬瑟斯,葉慈統領了組織中的主體,是為第三「聖殿」。雪上加霜的是,巴黎那方的內部資料被盜出而成立假組織,因而被毀壞了名聲,導致許多人紛紛退出,法爾就是其中之一。馬瑟斯獨自創建了新的團體,而葉慈則辭去了領導職務。

偉特在1903年職掌空窗的倫敦「聖殿」,成為黃金黎明的重整教團。由於偉特較著重於密契和靈修而不關注魔法,使得一部分團員出走而另立教團。偉特則繼續領導聖殿,這段期間是偉特的輝煌期,包括感情發展與事業上的突破,完成了他最大的成就—與團體中的成員合作,出版了自己所設計的一套塔羅牌。

偉特領導的團體在幾年後又產生了紛爭,於是他在1914宣布解散「聖殿」,隔年改以「玫瑰十字團」(Rosy Cross)的名義重新組織,並設立了全新的章程,與其他分離的組織切割。然而,玫瑰十字團和那些分離出去的團體,結局都是逐漸失去動力而後消失在歷史的洪流中。

由於「黃金黎明」團體之內紛爭不斷,成員們路線不是非常合拍,偉特另外加入了早年心所嚮往的共濟會,根據他參與的情況看來,確實是比較穩定。他在其中也常發表看法,這期間也寫了很多有關共濟會的著作。

1920年,偉特從倫敦搬到鄰近的肯特郡,自己研究神祕學和靈修,也專注於從事寫作著書。在妻子去世一段時間後,他於1924年再婚,之後便居住在坎特伯里旁的村莊,潛心著作度過晚年,直至1943年去世。

偉特的著作非常豐富,名副其實地著作等身,他一生都在倫敦和附近地區,並與許多出版社聯繫在一起,他出版過各種書籍,並首度出版塔羅牌!雖然偉特重視靈修和密契,但魔法類別的著作也很多,尤其對於儀式魔法特別著迷,這些書都非常厚。

他也對許多西洋占卜有興趣,對於流傳於世的紙牌占卜有專門研究,在1889年就出版了《紙牌占卜術》,對於紙牌的統合見解,融會在他創造的塔羅裡。

相較之下,偉特自己設計的塔羅牌解說書卻顯得十分單薄。他大概沒有料到,未來的日子裡,人們重視的恰是這本他投注最少份量的書。莫不是因為這本書和塔羅,才使得他的聲名得以流傳於後世。偉特設計的塔羅並非黃金黎明所期待,然而也正是這套塔羅發揮了對黃金黎明最大的影響力,使得世人知曉這個團體。當然更不僅於此,這套塔羅牌本身影響了世人對塔羅的觀感,並引領了塔羅發展的潮流。

書籍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