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嗎?宇宙是你一手營造出來的!

人世間的煩惱林林總總,要想解除煩惱,你得先瞭解人世間幾個迷思的答案:宇宙是怎麼來的?我的人生意義是什麼?我是誰?我從哪裡來,又要到哪裡去?

以上幾個問題的答案即是解除人世間一切煩惱的基礎。

接著,請隨著以下文字開始想像。

想像自己泡在一個無限大的溫泉裡的感受,非常的溫暖、舒服和愜意。接著進一步設想,若你在泡溫泉時變成了溫泉裡的一滴水,能感受到什麼?感受到以下幾點:

①你這個水滴和整個溫泉是一體的,而且你和其他無限多的水滴也是一體的。所以你會感受到:你就是溫泉。
②感受到澈底的安全。因為這個溫泉是無限大的、是沒有邊際的,所以你知道自己不會脫離整個溫泉。
③你會感受到你是無憂無求、沒有任何匱乏的。因為一滴水存在於溫泉中是不用做其他事情的,你所能做的,就只有純然地享受著整個溫泉的溫暖和舒適。

接下來,我會把水滴擬人化。

當小水滴在無憂無慮地體驗著溫泉的溫暖和舒適的某一瞬間,突然出現了一個狀況,小水滴在某一瞬間憑空出現了一個小小念頭,類似於:「如果我在溫泉之外自行發展會如何如何……」隨著這個念頭的出現,小水滴進入了一種類似走神的狀態。走神是什麼狀態?就以我打個比方好了。

我愛踢球,有時在上學聽課時,會在課堂上突然出現一個念頭:「我現在要是在操場上踢球,會是什麼樣子?」然後,我進入了一個幻想空間,幻想我在球場上如何踢球、如何過人和射門。有時候,老師看到我走神了,往我臉上扔一個粉筆頭,我才恍然大悟現在正在上課,我根本沒有在操場上踢球。總之,走神狀態最關鍵的一點就是:不論我上課怎麼走神,我肯定沒有離開過教室。

小水滴也是如此,當他出現了「如果我在溫泉之外自行發展會如何如何……」的念頭同時,就進入了走神狀態,而走神狀態首先會導致他的屬性發生一個重大改變。

小水滴的屬性本來是純體驗和純享受型的,他一直在體驗著整個溫泉的溫暖和舒適。可是當他因為那小小念頭而進入走神狀態的同時,他之內就憑空出現了一個新東西,這個東西就是無形無相的意識,而這個意識所產生的第一個認知是:「我這個水滴從溫泉裡脫離出來了。」

也就是說,當小水滴進入走神狀態,他的屬性就從純體驗型變為意識型,這種改變還會讓小水滴在一瞬間失去存在於溫泉中的所有感受──就好似我在上課時走神到操場上踢球,瞬間就失去了在教室中上課的感受。

可是,這個水滴意識在經過了第一個認知後,並未直接進入任何幻想空間,因為他在走神前只知道溫泉的存在,其他東西他根本就不認識、也不存在。所以,當水滴進入走神狀態後,他就只是在一個沒有空間的境界中獨處。在獨處期間裡,水滴意識產生了以下想法:「我怎麼從舒服和安全的溫泉裡出來了呢?」「我真的出來了嗎?」「我怎麼記得我在溫泉裡純粹地享受著溫暖和舒適呢?」此時,水滴意識之內就出現了兩種聲音:

①我沒有離開溫泉,現在是我的錯覺。
②我真的從溫泉裡脫離出來了,我可以自行發展一下了。

當小水滴進入走神狀態,它便在一瞬間失去存在於溫泉中的所有感受。

水滴意識在經過一番較量後,選擇了第二種聲音並做出了決定:「我真的從溫泉裡脫離出來了,我要自行發展一下了。」至此,溫泉中的全部體驗就成為了他的「記憶」

接下來,這個水滴意識不斷地回憶起他在溫泉之內的溫暖、舒適和安全,然後把這些感受與現在孤苦伶仃的自己做了比較,並發現溫暖、舒適和安全的感受都不在了。

這讓水滴意識產生了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感受──匱乏感;隨著這種比較不斷進行,匱乏感就愈來愈大;最後,水滴意識因為巨大的匱乏感而出現了以下一個致命想法,類似於:「瞧瞧我幹的好事,溫泉這麼的無限、溫暖和舒適、這麼的照顧我,我卻無聲無息的自己跑了出來,我做了一件錯事。」水滴意識認為自己離開溫泉是一個大錯,至此,負罪感憎恨也被他體驗到了。

然後這個水滴意識又開始聯想:「溫泉現在也肯定知道了我不辭而別,他現在一定很憤怒,肯定不會放過我。何況溫泉還這麼強大,我哪裡是他的對手?我遲早會被他抓住並被他毀滅的。所以,我還是趕快逃跑吧,跑到一個沒有溫泉的地方。」水滴意識認為自己離開溫泉是對溫泉的叛逆,他之內就出現了害怕被溫泉報復的恐懼,最後,他又因為這樣的恐懼而想到了逃跑一途。

水滴意識此時的想法,其實就是人世間的這類想法:「某人一直對我特別地照顧,簡直就是無微不至地關懷,可是我卻一聲不吭地離他而去。我辜負了他,也澈底把他得罪了,而且這個人現在也一定會因為我的不辭而別而憤怒無比,所以我可不能被他抓住。如果被他抓住,他一定會整死我的。」

然而,真實的情況是什麼?

真實的情況是──小水滴根本就沒有離開過溫泉,他只是進入走神狀態,才會產生這一系列錯誤的想法,而這些錯誤的想法本身也只是一個錯覺。

在這個環節中,最有趣的地方是:雖然小水滴誤認為自己離開了溫泉,但溫泉卻非常清楚小水滴沒有離開過他,所以他還是一如既往地把溫暖和舒適給予小水滴,只是小水滴在走神狀態,體驗不到了。

然後,最關鍵的一步開始了,這個自認為有罪並被恐懼占據的水滴意識開始逃跑了,而且他深知在逃跑的過程中要完成兩件事情:

一,他要在逃跑的過程把自己內在的負罪感驅逐出去。這是因為恐懼來自他之內的負罪感,唯有把負罪感驅逐出去,他才能活得心安理得。這就好似人們在爭吵時都愛說自己是對的而別人是錯的,把罪和錯誤推到別人身上,他才能活得心安理得。

二,他要跑到一個沒有溫泉的地方,連溫泉的影子都不能有。這樣他才能澈底遺忘溫泉,並澈底擺脫掉被溫泉追殺的恐懼。

就這樣,當水滴意識確認好要完成的兩件事之後,驚天動地的逃跑劇上演了。就在他逃跑的一瞬間裡,這個無形無相的水滴意識同時同步完成了以下幾個關鍵的事情:

①這個無形無相的水滴意識憑空設計並憑空幻想出一個和溫泉澈底相反的世界,因為只有與溫泉的特質處處相反,他才能證明自己已經逃離了溫泉。首先,我們來瞭解一下溫泉的特質:一體性、不變、無限、無相、永恆、無所不容的溫暖、一無所缺、沒有對立;而水滴意識一瞬間設計出的世界,正好和溫泉相反,這個世界的特質為:個體性、變化、特點、形象、時間、分離、匱乏、二元對立。當水滴意識設計好這些特質之後就瞬間幻想出了這個世界,這種幻想可以稱為「幻相的投射」,就和人在走神的瞬間進入一個幻想場景是一樣的。那麼,這個被幻想出來的世界到底是什麼樣子呢?
這個世界擁有著幾千億個獨立的星系和近似無限數量的獨立身體。這幾千億個獨立且分離的星系組成的空間,正好對應那一體性的溫泉,而那近似無限數量的獨立身體,正好對應那溫泉中無限數量的一體性水滴。

②在投射出所有星系和所有身體的同時,水滴意識把他之內的負罪感全部驅逐到了這些星系和這些身體之中──這個驅逐罪的過程和投射出所有星系和身體的過程是同時同步完成的──也可以說:當這個水滴意識把他內在的負罪感驅逐出去的同時,這個巨大的負罪感直接幻化成了幾千億個星系和近似無限數量的身體。

不論你是什麼人,引爆宇宙的正是此時在看這篇信息的你。

③當水滴意識投射出所有星系和無數身體的同時,發生了更為關鍵的一步,那就是這個他同時進入了自己投射出來的一具身體之內。這具身體和其他身體沒有什麼不同,但這具身體卻是水滴意識擺脫負罪感的最關鍵工具。因為對於一個無形無相的水滴意識來說,根本就沒有內在和外在之分,因此,不論他如何驅逐罪,只要沒有外在,就不可能把內在的東西驅逐於外。也因為這樣,他必須利用一具身體把內在和外在澈底地劃分出來,這樣他才能把內在的負罪感驅逐於外──這就是他進入一具身體的原因。而且,就在他進入身體的那一刻,這個無形無相的水滴意識就成為了一種新的意識,那就是「自我意識」,而自我意識誕生後的第一個認知就是:「我是一具嶄新的身體,我是純潔無罪的,我的身體之內叫做內在,我的身體之外叫做外在,而且我還活在一個真實的宇宙中。」至此,水滴意識終於利用了一具綁定了自我意識的身體驅逐了他之內所有的負罪感。與此同時,這所有的負罪感正好幻化成了一個與溫泉特質相反的世界,而這個世界又正好獨立於自我意識所綁定的那具身體之外。至此,宇宙終於誕生了。

當宇宙誕生之後,那個成為了自我意識的水滴意識便澈底遺忘了溫泉,也澈底遺忘了宇宙是他一手營造出來的,以至於他現在還認為自己活在一個真實的宇宙中,這個人就是你。

不論你是什麼人,引爆宇宙的正是此時在看這篇信息的你。

整理摘自:《奇蹟之路:解除人世間一切煩惱的覺醒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