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的夢境、幻象、前世是真的嗎?

人的意識、想法不單單只存在於腦部,甚至會投射到現實環境中,也因此在宗教、玄學、靈界等方面一直難以有統一的說法,因為多數玄妙的體驗只存在每一個人的感受中。


文/整理摘自《我在人間的靈界事件簿》

在我走靈修初期,不斷地被教導一個觀念──要相信自己,但不要太相信自己的大腦。這句話聽起來很矛盾,然而宗教碰上玄祕,本來就是一場矛盾的結合,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信者選擇相信,但不一定經歷過;不信者選擇不相信,但卻未必不曾經歷過,因為有人會選擇用科學、醫學等角度來解釋不合理的經歷。

簡單來說,信與不信都只是自己「心」的選擇,就算你不去選擇,只要事物外境曾在你眼前出現,大腦依舊會記錄下一點點殘影。

大腦是人體中最複雜且精密的器官,至今仍有許多部分待研究。人的意識、想法不單單只存在於腦部,甚至會投射到現實環境中,也因此在宗教、玄學、靈界等方面一直難以有統一的說法,因為多數玄妙的體驗只存在每一個人的感受中。宗教狂熱者會相當執著於所處的宗教境中,外人或許無法認同,甚至認為他們很偏執,那是因為我們站在旁觀者的立場,未融入他們的宗教中,所以難以了解他們狂熱的原因與所見的境。

有不少信徒信誓旦旦的說自己看過教主、老師的分身,不論外界從科學角度提出多少證據,言明分身照片是假的,信徒依舊堅持相信自己親眼所見。這是因為信徒一旦開始相信老師的人格,就不會再質疑老師所言,也正因為這份信念,讓他們有很大的機會在現實生活中、夢中或靜坐中顯現出老師的影像。

我遇過不少學員說我曾在他們夢境中出現,手上拿著某樣東西送給他們,也有人尚未入睡時,看到我出現在天花板。我可以打蛇隨棍上地說:「對,是我的分身去看你睡得好不好,我身上還有你的主神托給我的無形寶,要轉送給你。」反正不管我怎麼瞎扯,看到的人一定會相信是真的。

我問過瑤池金母,該如何看待別人在夢境、生活中看到我的狀況?瑤池金母告訴我:「看到的人都是相信你的人,因為相信才會看到,景象所要傳遞的信息大部分與你無關。了解信息內容的真偽,應該要去觀察的對象不是你,而是看到你的人。」

催眠也是相同的狀況,一個能被催眠的人必須有兩個前提:「願意放鬆精神讓意識放空」及「信任施予指令的催眠者」。唯有這兩個條件成立,才能夠被催眠師施以的指令催眠,太過理性及極度主觀的人則不容易被催眠。

再說到催眠過程,被催眠的人對於所講出來的內容,幾乎無法判斷是真實發生過、曾經幻想過,還是夢中出現過,同樣地,催眠師更無法判讀被催眠者所言內容的真偽,他們只相信:「你花了錢來被催眠,總不可能胡說八道吧!」

一個能被催眠的人必須有兩個前提:「願意放鬆精神讓意識放空」及「信任施予指令的催眠者」。

我曾聽記者朋友跟我說過,有一次他們去採訪一位非常有名的催眠老師,他們安排記者朋友當被催眠的人。
他本來就不信超乎人類可以理解的事情,過程中他根本沒進入狀況,但是為了讓錄影順利結束,他只好瞎掰來呼攏催眠老師。

他愛看歌仔戲,就說什麼看到古代的景象啦、看到自己上臺演戲啦,催眠老師也搞不清楚他說的對不對,就說:「對,那就是你前世,你前世就是唱歌仔戲的!」

我跟記者朋友說:「你根本就是在鬼址,歌仔戲才幾十年歷史而已,你都幾歲人了,前世怎麼可能是唱歌仔戲的!」

催眠可不可信,在我觀念當中,任何拿來治療心理問題的工具,就應該止於治療人類的心理,而不該被放大到可以探知宇宙運作法則及靈界奧妙。

我看過很多催眠老師,將催眠結合了宗教上的消冤親債主,都太過於誇張了,被催眠者對自己所言尚且無法印證真偽了,催眠老師又如何篤定內容是真是假?

放眼世界,一切人所發明的工具,諸如八字、紫微、風水、催眠……都只能窺探到世間表象,不能因為著重本身的研究,而放大研究後的結果。如想窺探真理,須真正地透過禪坐、內觀進入另一度空間,身歷其境地觀察並體悟。如佛陀能觀一花一世界、一沙一天堂,並非依賴任何人世間發明的方法,而是透過實修直觀另一度空間及世界,並且提出了三摩地、四聖諦、八正道的觀點。

我們是否能夠像佛陀一樣要求自己,而不是沉溺於文字遊戲,或後人所發明的靈性工具中呢?當一個人能夠真正地直觀世界奧妙之時,我相信此人的道德品性已經超脫常人了。

我在人間的靈界事件簿(大開本新裝版):最叛逆的靈界調查員,最生猛犀利的靈修祕辛

書籍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