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往生者不敬,真的容易招惹到它們嗎?

每一個人都只是地球上的過客,人與人之間、靈與靈之間都要懂得分寸,對於鬼神之事,最好是敬鬼神而遠之,我們不犯它(祂)們,想必也不會無端受到侵犯吧!有人說走靈修有仙佛護體,鬼也奈何不了我們,就算是如此,如果不懂得基本的尊重,就連仙佛也無法保護我們。

文/《我在人間的靈界事件簿》

看過我的書的朋友,會發現我天性喜歡搞東搞西,尤其是不喜歡受傳統約束與束縛,我承認我很不受教,但有一點我應該做得比一般人更徹底,那就是對看不見的東西特別懂得分寸與尊重,尤其是對往生者這檔事我更是不敢胡作非為

在大學擔任助教時,某一堂課的某一回由我教導學生靜心。我請學生們手牽手圍成一圈,以靈音輔助他們靜心。結束後,有一個學生告訴我,方才靜坐時看到一位阿婆出現在教室中;我心想,應該不可能是神明,而靈修中的靈音有淨化空間的能量,鬼應該也不可能出現才對。學生告訴我,她覺得那位阿婆不太敢靠近圈圈裏面。

我向瑤池金母詢問此鬼怎麼會出現?瑤池金母告訴我,這位女學生不小心觸犯到阿婆,阿婆至少跟了她兩週以上的時間,它並無惡意,只是要提醒學生尊重的重要性。

我詢問學生最近是否去過哪裏,做了什麼事情?學生說,最近有殯儀館的校外實習課程,前不久參觀火化過程,她與一群學生順手拿相機拍下火化後的骨骸,回宿舍後便開始感到特別疲倦,這幾天睡覺也特別不安穩,她猜想應該是那天回來後被鬼跟到。

我與那位阿婆溝通,表示學生年紀尚小,不懂得禮貌,請阿婆高抬貴手,不要跟小朋友計較。我請學生回去後虔誠地向阿婆道歉,並刪掉全部的照片就可以了;隔一週上課,學生的狀況已經好很多。不小心觸犯到好兄弟的情況,其實非常容易處理,畢竟我們不是有意傷害到對方。

有一次和朋友去金門玩,去參觀某個戰備坑道,我由坑道口一出來,就看到不遠處有一個小小間、類似土地公廟的廟,因為距離有點遠,看不清楚到底是在膜拜什麼。走近一點,發現兩支白蠟燭,心中猜想可能是拜好兄弟的。

朋友一出坑道口就往小廟走了去,還喊我過去看,我走向前去,看到小小一間廟裏頭堆放了許多火化後的骨灰罈,還有撿骨後尚未入靈骨塔的金骨甕。不少金骨甕在風吹日曬、沒人整理之下,多根白骨從破碎的金骨甕裏頭露了出來,我默默在心中向它們說:「我無意冒犯,請見諒。」離開時,朋友還在觀望那一堆骨灰罈,甚至拿起相機想拍照留念,有了那位學生的前車之鑑,我向他大聲喊說:「要拍也要問候一聲吧!」朋友才意會到,拍照前應該要膜拜表示尊重(其實還是不要拍比較好)。

已經化成骨骸是否還依附著靈魂,我覺得那並不是重點,重點是:生活在世間,不論是有生命的動、植物,或者沒生命的東西,都應要保持一顆尊重與平等心。

每一個人都只是地球上的過客,人與人之間、靈與靈之間都要懂得分寸,對於鬼神之事,最好是敬鬼神而遠之,我們不犯它(祂)們,想必也不會無端受到侵犯吧!有人說走靈修有仙佛護體,鬼也奈何不了我們,就算是如此,如果不懂得基本的尊重,就連仙佛也無法保護我們。

《我在人間的靈界事件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