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受傷時,我們直覺地會感到悲傷和憤怒,如同新生兒因失去子宮的完美安全感而受傷,於是憤怒哭嚎。

哭泣是療癒童年創傷無可取代的工具,能截斷找碴鬼的情緒資源。淚水能在恐懼化為害怕與嚇人的想法前就釋放恐懼,事實上,哭泣有時候是化解情緒重現的唯一方式。我自己就見證過數百次,在大哭一場後,我的找碴鬼便弱化至無害的程度,而其他的數千次,我看到我的案主用淚水化解他們的恐懼、羞恥和自我遺棄。我也見到他們接著上升到健康憤怒的狀況,一旦發現有不可接受的不公事件,就會堅決地挑戰這些事件。

一位案主在為期一年的治療後,搬遷到別處,最近來信告訴我一個她哭泣的經驗。她因為嚴重胃痛而住院,很快地得知自己罹患了癌症。她已經明智地與有毒的家人切割,但在新生活中孤單一人。為此,她恐懼萬分,覺得自己快要崩潰了。她寫道:

「我知道你以為我沒聽進去你對我說的那些關於哭泣的話,我自己也這樣以為,但是當我覺得最了無希望的那一刻,我想起了你的一些話,然後淚如雨下。這一開始時嚇到了我,但我很快地就開始感到一種神奇的解脫,覺得如果我接受開刀的話,我就會沒事。現在已經過了十二個月,也流過許多淚(更別提對上帝怒吠了一點點),我似乎很好、很健康。」

另一則關於淚水的力量的證詞,節錄自一位男案主的電郵。他接受了一年的療程,結束後六個月,他寫了這封電郵:

「我認為是眼淚……晚來的大哭……你是對的!哭泣很棒;我愛哭泣,悲傷的眼淚、世界之美的眼淚、哀悼失去的眼淚,以及對於我的人生終於變得可管理、甚至親密的感恩眼淚。過去兩個月來我所流的淚,比過去二十年來還要多。我現在真的對人生敞開了心房,人生變得較不狹隘,不再只是痛苦、羞恥、罪惡感……還有別的、相當美麗的事物。」

哭泣的另一個好處是,不怕難為情的淚水會激發副交感神經系統的放鬆反應,這會平衡情緒重現時交感神經過度警覺的狀態。

隨著學習有效的哀悼,我們會允許自己為童年缺乏父母的正向關注而哀痛。父母過去的關注通常是負面且危險的,我們會為這個可怕的現實感到悲傷。但是,隨著療癒的進展,我們也會為那個不受賞識,被認為不特別、無價值、不討喜的孩子而哭。

《第一本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自我療癒聖經》

0